今天一大早悲从中来,量子学家、斯坦福大学终身教授、丹华资本创始人张首晟教授(以下简称张教授)去世的消息刷爆了网络。我们都知道张教授是个天才和实干科学家,此文谨以回顾张教授的人生经历、科研、投资成果和研究见解,并加以缅怀纪念和学习。

张教授1963年出生于上海,在没有读过高中的情况下于15岁考进复旦大学物理系,32岁的张教授在1995年就被聘为斯坦福大学物理系教授,成为斯坦福大学最年轻的终身教授之一。

在2013年,张教授与他在斯坦福的学生谷安佳博士联合创立丹华资本,意在以斯坦福大学为核心,专注于投资美国最具颠覆性的创新科技及商业模式,连接美国的创新与中国市场。2017年7月21日,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华裔科学家王康隆、斯坦福大学华裔科学家张首晟、上海科技大学教授寇煦丰等团队合作在《科学》杂志上发表了一项重大发现:在整个物理学界历经80年的探索之后,他们终于发现了手性马约拉纳费米子的存在,张教授及其团队将其命名为“天使粒子”。

身披美国斯坦福大学终身教授、美国科学院院士、中科院外籍院士、2017年度我国国际科学技术合作奖获得者等种种光环,张教授身为当代最伟大物理学家之一的成就毋庸置疑。而更大的成就,是其在2007年发现的“量子自旋霍尔效应”,同年被《科学》杂志评为当年的“全球十大重要科学突破”之一。基于他对拓扑绝缘体和量子自旋霍尔效应的开创性研究,张首晟已包揽物理界所有重量级奖项,包括欧洲物理奖、美国物理学会巴克莱奖、国际理论物理学中心狄拉克奖、尤里基础物理学奖和富兰克林奖章。其导师杨振宁评价张说:“对他来说,获得诺贝尔奖只是时间问题。”可惜张首晟教授天才早逝。

除了上述其科学研究方面的成果值得称道外,张首晟作为丹华资本董事长,今年还有两个新身份,2月份加入美图成为独立董事(正是美图董事长蔡文胜独家确认了其已经去世的新闻)、8月份开始任联想独立非执行董事,张教授在投资领域的成果和见解也值得我们学习思考。2016年曾看到他阐述做风险投资的思维模型的演讲,尤其是他对泡沫的观测见解让人终身难忘,下面让我们来回顾学习下其从科学发现到风险投资的三个思维模型:

01演绎推理 

这个时代,我认为能看懂知识体系间本质的人,是可以抓住无数机会的,这是科学赋予我们的Deductive Thinking(演绎推理)。 我们的哲学就是利用科学的思想做投资,寻找简单、普适的技术和产品,也要让我们看到不同领域间的关联,给予不同企业以他们看不到的协同力,真正去抓住这个时代的源动力。投资组合的一个概念——如果只投一个公司,成功率显而易见很难。但如果你有一个投资组合的搭配,你就能合理对冲预期回报与风险大小。当投资组合足够健康时,单个投资产生的随机概率就会相互抵消,使总体成功概率更高。不过也要提防资本泡沫,观测泡沫的发展形态:有的泡沫膨胀到一定程度会破灭,有的泡沫成长到一定程度,又会成为新的可持续现象。  

02化繁为简

人类现在碰到的最大问题就是知识体系是呈树状迅速发展的,树越长越大,人类的知识越来越丰富体系越来越繁复,但是问题是不同分支不同领域的知识,想要互相关联沟通起来非常困难,个人对体系内的知识了解越来越深入,但是对于跨领域的了解却甚少,这也正是我们时代的挑战,也是机会。世界是很复杂的,一定要去抓住一个切入点,用最简单的方案,去应付极为复杂的世界。 正如诗歌追求的境界是用两句话将复杂的感情说清楚,科学也是追求用一个简单的公式去描写大自然的万千现象,诸如F=MA、E=MC2就是描写大自然的最美诗句。把复杂的信息抽象出来,我们的大脑便会产生一种美感、快感,这也是人类进化中的一项重要能力,如果不能用简单的特征区分人脸和老虎的脸,那人就无法存活下来。 

03平行跨界

很多人认为科学就是整天泡在实验室,但绝大部分时候,科学家的成功与否,往往取决于科学家的抉择。那些伟大的科学家,便是在无人注意这个方向之时,瞄准了时机。投资也是如此,与科学研究的方向选择完全一样,找准科学与技术接近的领域。最后的结果一般只有一个人成功,而且往往从技术层面上说,最后成功的这个人并不一定那么厉害,他的成功是因为他选择了正确的方向。可能这些选择看似偶然,其实是一个长期积累知识的结果。真正完美的世界是量子世界,就是量子的一个粒子,它的确是可以百分之百平行做两件事情的,量子的世界是平行的。我想人生也可以达到这种境界,我的偶像富兰克林。他作为科学家、政治家、思想家、企业家、政治家,作为《独立宣言》起草者之一,做的很多事情看起来毫不相关,其本质却是相关联的。投资技术发明,可能开拓出以前根本想象不到的市场,这也是投资的妙处。这样看,投资和科学并不违背,某种意义上来看,科学的思维也一直指导着投资的理论。

另外,张首晟对区块链、AI以及5G等技术的深刻见解认识和研究也值得我们探讨和学习。他曾在《区块链世界是怎样的?》主题演讲中表示今天出现的区块链技术会导致新的时代,而且这个时代的革命强度可能是互联网革命的十倍、百倍,他认为区块链和人工智能必然有相辅相成的关系,区块链技术能够促进去中心化进程,通过新的方式可以建立信任,实现交易。以下是演讲的精华节选供大家缅怀学习:

就像人类的历史一样,网络的历史也可以用「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」来概括。人类历史上所有伟大的公司,做的事情必然不是自己创造全新的东西,而是把已有的东西做一个重新的排列组合。

Google 和 Facebook 这些平台做的是什么呢?就是把每个人的信息重新排列组合一下,比如说Google ,最开始做的事情就是做了一个排列,使我们找信息非常容易。这些中心化平台做的事情,就是把我们撒布在网络上的内容,中心化地重组一下。

这是分久必合的时代,因为新的网络协议,AT&T 倒了,出现了思科,又出现了网络资源分散的情况,又出现了巨大的平台。互联网时代只是信息交换的时代,而区块链时代有了价值的交换,我们可以产生数据的市场,每个人拥有自己的数据,然后在交换的过程中产生新的价值。

这个伟大的时代,我用一句话来描写,就是「 In Math We Trust 」。

我们都理解货币的价值在于共识。那么人类所有的知识当中,哪一个大家最容易达到共识?显然不是经济学,不是法律学,不是政治学,不是化学,不是生物,甚至也不是物理,最容易达到共识的是数学。用数学作为信任的机制,是最自然的做法。真正的区块链时代,就是使得我们相互间的信任建筑在数学的基础上。公钥和私钥的组合,就是建立在数论上面,而且是建立在一个更高层的数论上面,叫椭圆曲线。大家可能知道,数学里面曾经最大的一个猜想:费马大定律,这个证明就是建立在椭圆曲线上。这个听起来非常非常抽象的数学,但是今天我们每次网上购物的时候,就用到了奇妙的数学。另外就是哈希函数。它有一个单向性,任何的东西进去,出来都是一串随机数。这跟黑洞很像,黑洞任意输进去,出来的都是随机数。还有一个是零知识证明( zero-knowledge proof )。比如说我解了一个难题,但并不想把我的答案直接告诉你,却要使你相信,我的确把这个难题解了。这也是非常奇妙的数学问题,但这是有解的。我可以给你一个比特的信息,我解了这个难题,但是不告诉你任何别的信息。这对整个数据的市场会是非常非常有用的,我可以一个比特一个比特把信息给出去,而不是一下把信息全部给出去。

这些奇妙的数学,都可以用在区块链上,可以用来做 Formal verification。

因为今天我们来到的是开源的时代,我们今天在区块链上的智能合约,完全是开源写出来的。但是开源写出来之后,一般人读不懂,甚至专家也不一定看得懂。那么有没有一种数学的程序,能够告诉你智能合约到底是不是吻合你的白皮书上想做的?这是一个非常奇妙的思想,用的是数学中的逻辑学。计算机科学有两个重大的趋势,一个是 AI,一个是区块链,这两者之间有一个必然共存的关系。我们有聪明的大脑,有聪明的算法,但是数据被垄断在中心的平台上,这样的话,AI 就不容易学习。你想出了一个算法,也不知道数据在哪儿。

但有了区块链,有了数据市场,就回到了我刚才所讲的时代,我们能够把所有的数据个人拥有。这样的话,我把部分的个人数据,在保护自己个人隐私的情况下贡献出来,在区块链的时代,就能够得到一定的回报,大家也就有了动力保护自己的隐私。有了隐私就有了价值,而一旦有了价值,我再把这个数据贡献出来让AI学习的话,必然会带来AI的突飞猛进的变化。

区块链除了给 AI 突飞猛进的变化,也能让社会突飞猛进。

区块链对社会的贡献有什么?至少我看到它可以带来社会更大的公正。我们今天的社会之所以有不公正的地方,主要是因为我们对少数派的歧视,在当年的纳粹帝国里面,就是对犹太人的歧视。而如果我们来到了区块链时代数据市场,这个情况就会完全不一样。比如说我有一个 AI 的算法,已经是90%的精准了,我要让它变得更加精准,99%精准,就需要机器学习。那我需要做什么事情呢?首先我要学到的这些数据,就不能像以前学到的那些数据一样,如果以前是99%数据的话,他们已经代表了大多数,但是要更精准,要99%变成99.9%的话,需要学习的就是那些跟以前完全不一样的数据。越跟以前不一样,越跟大众不一样,数据就越有价值。所以如果在一个完全是数据的自由市场中,大家会对那些少数派的数据付出更多的代币,这样就会带来社会的公正,使丑小鸭变成白天鹅。因为丑小鸭并不是丑,它只是跟别人不一样,但是在这个世界里面,越跟别人不一样,它得到的就会越多。

区块链上的虚拟货币如何发展呢?这可以和现在社会里的货币结构一一对应。

现在的货币结构有 M0、M1、M2、M3 等等,在最底层上面可以不断建立衍生品。我认为像比特币这样的区块链,因为对应于黄金,对应于一个最最普适的价值,也就是 M0 的货币,相当于说,在这个系统下,世界上任何两个互不相识的人都可以形成交易。如果你我已经相识了十年,并不是两个互不相识的人,那么我们可以用 M1 进行交易。我觉得闪电网络就符合这类性质,我们两个人进行交易,互相之间有一定的信任,但还是需要信任机制来加强。我们签约后,把一些货币抵押在比特币、区块链上,之后的每一笔交易,定期到区块链上去公示一次就可以了。整个虚拟货币的发展,必然会像现在世界货币的发展一样,在 M0,或者是比特币,或者是更加绿色的比特币上面,可以建立闪电网络,也会有预测市场。有了区块链之后,可以做到非常公正并且比较精确的记录,这样的话,整个网络的运转就会越来越有效。

区块链世界的架构中,底层是数学、中层是法律、上层是经济行为。社会科学一直找不到根本的数学原理,可能的确是不容易找到,因为很多经济行为建筑在人的不理性上。到了区块链的时代,最根本的经济行为就是信任的机制。我们可以想像到整个经济秩序都会被改变,整个生产关系都会被改变,但是它的核心是要有一个基石,就是数学原理。“一旦有了数学为基础的区块链,我们必然可以总结出来一些规律,使得我们的经济系统更加有效,使得我们的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能够达到大统一的境界,区块链技术最终将会开启新的时代。”张教授在演讲的最后说道。

填补先贤们留下的空白,是我们这辈学子们的最神圣使命,也是全人类最崇高的梦想。为实现这个美丽的梦想,我们必须穿越时空,量子纠缠,潜入普朗克长度的万丈深渊,高攀普朗克能量的奇险顶峰。区块链研习社也正是抱着“把区块链用起来、开创一个美好新时代”的信念在做事,路漫漫其求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,这是我们共同的使命,张首晟教授一路走好!